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注册
查看购物车  |  English  |  微博  |  Mobile版  |  马市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动态 > 马文化 > 史上最早的那场赛马
史上最早的那场赛马
圣聪     2014-10-31

 中国人是历史记载中最早进行博彩赛马的民族。

感谢太史公为我们留下了古代中国的精彩历史。田忌赛马的故事告诉我们,最晚在公元前4世纪,中国人已经用赛马来赌输赢了。田忌听从孙膑的建议,通过聪明的赛马排列赢得了千金之彩。长久以来,这个故事中所展示的谋略和智慧的光芒掩盖了历史事实本身,以至于我们现在谈起赛马总认为赛马起源于英国。也总认为赛马多半是草原民族的传统,与中原汉族关系不大。(史记》卷六十五:《孙子吴起列传第五》)

当然,现代意义上的赛马起源于英国,这是正确的。就如同高俅玩的不是现代足球,有严格规制的许多现代运动项目起源于英国和西方国家。这一现象发生于世界经济、文化中心的转移的同一时代。


中国现代意义上的赛马和马术起源于上海,是随着中国一个屈辱的时代一起来到中国的。

(上海零公里鸟瞰。上海有一颗赛马的心脏)

现今上海的人民广场和人民公园所在地,是上海的心脏地带,上海的地理坐标原点。很多上海的标志性建筑,包括上海市政府大楼就坐落于此。

1840年,上海开埠,大量外侨逐渐进入上海,将西方的生活方式和运动项目等等也带到了上海。1850年英国商人霍格等在上海创立了上海第一个跑马场。

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知道弹丸之地的上海市中心先后存在过三个互有递续关系的赛马场。由外滩向西,从河南中路到黄陂北路,大约1.5公里的长的路段中,从1850年开始的几十年中先后修建了三个跑马场。马场的迁移是租界不断扩充的结果,商业的持续繁荣使得跑马场不断外迁。因此,这三个紧挨着的由小变大的马场,是上海城市历史的缩影。当年的第一个马场的踪迹现已经无法辨认,但第二和第三个马场的跑道轨迹至今仍然清晰可辩。在世界所有主要大都市的风貌中,上海是唯一一个被赛马历史打上了如此深的烙印的城市。

(上海市中心第二和第三个赛马跑道轨迹。右边是较早存在的那条跑道)


二三十年代,是跑马总会的全盛时代。1932年,跑马总会拆除了旧屋,花费200万两白银,由英资马海洋行设计,重建成一座钢筋混凝土结构,100多米长,4层高的新楼,建筑面积21000平方米。前面设有看台,西北转角处有一座8层高的钟楼,高达53米。底层是售票处和领奖处,二楼是会员俱乐部,三楼是会员包厢,四楼是职员宿舍。内部装饰富丽堂皇。跑马厅内还有上海地区第一个游泳池。跑马厅当时称为远东最好的跑马场。

上图:上海跑马总会旧址

上海跑马总会内的楼梯护拦上装饰着精美的马头

会员俱乐部

(美仑美奂的原上海跑马总会)

二楼的跑马总会荣誉碑

从1862年开始使用的马会会徽

当年赛马场景

由大光明电影院俯瞰跑马总会大楼,当年的看台清晰可见

解放后,上海市人民政府将跑马厅改建成人民公园和人民广场。建筑物部份作为上海图书馆、上海美术馆以及上海体育宫。以后又修建了上海市人大办公楼(后重建为上海市府办公楼─人民大厦)、上海博物馆、上海城市规划展示馆等建筑,上海体育宫原址也被建为上海大剧院。

上图:改造后的上海跑马厅大约一半成为了人民公园

 


上海跑马厅简史

1850年,英国商人霍格开辟第一所跑马场,1854年,在南京东路、浙江路一带修建了第二所跑马场,1861年,在南京路南侧建设第三个跑马场。1932年,拆除旧屋,采用钢筋混凝土重建。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占领跑马总会,但仍旧有赛马。抗战结束,赛马也随之结束。1951828日,上海军管会宣布收回跑马厅。19519月,上海市人民政府将跑马厅改建成人民公园和人民广场。1954531日,跑马总会所有建筑物由人民政府接管。跑马总会大楼改为上海图书馆。1992914日,人民广场综合改造工程开工1997年,上海图书馆迁至淮海中路新馆,上海美术馆进驻原跑马总会大楼。

规模:以30年代计,每次赛马门票5元,一场售数千张,加上各种彩票,每天净收入数以10万银圆计。据历料记载,赛马会的门票收入每年有10万银元以上,马票的收入更多,仅1920-1939的20年里,香槟票、独赢票2种彩票的收入就达14139万多元,平均每年获利700多万银元。到[[抗日战争前夕,跑马总会尚积余2000多万银元。

在上海跑马厅之外,在今江湾武东路一带,占地1200亩,有“江湾跑马场”;1920 年之后,帮会中有一商人范回春发行股票,在上海成立“中国赛马会”,又建一“跑马场”,在今佳木斯路、翔殷路一带,占地约800 亩。时人称之为“引翔跑马厅”。此两处马场,规模和名气均不如处于市中心的上海跑马厅大。


上图:被日军焚毁的江湾马场

上图:被日军毁坏的江湾马场


未来:

撇开那些过于符号化的因素,中国需要赛马吗?我想这是问题的实质,是产业的核心价值。

毫无疑问,没有赛马,生活照样前行,如同没有猫和狗,家庭照样成立。除了衣食住行,生物意义上的人类是可以不要其他任何东西的。

但是完全意义上的人类却不是这样的了。你可以说奥林匹克纯粹是吃饱了撑的人搞起来的花样玩法,不过那确实已经成为了一个庞大的文化、经济产业是人类生活的一部分,是完整意义上的人类所必须拥有的生活享受。从这个意义出发,跳舞,养狗,赌博或者搏彩,都是人类生活的一部分,用来满足生命中所需要的各种体验。而政治或者政府的用途,也无非是建立组织来更好地满足一个群体的生活所需,无论是物质的还是精神的。

那么为什么我们接受了象奥林匹克这样的西方舶来品而不能接受赛马的开放呢?我想,历史记忆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这种记忆,我称之为殖民地半殖民地后遗症。凡是有过这种记忆的国家,对于历史和外国欺负等等多少都有些过敏。

现在已经很难说清楚当时有多少中国人因为赌马而沦落到家破人亡了,除非你有足够的时间去查当时的资料,并且资料足够齐全准确。毫无疑问的是,上海跑马厅和其他一些殖民地遗迹一样,是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一个符号性的事物。若干年前,我们时代一位最伟大的领导人在谈到香港主权收回后的一国两制安排时曾经这样形容香港的资本主义:马照跑,舞照跳。以他白猫黑猫的智慧,他当然不会简单到把跑马定性为资本主义的专有事物。事实上他也没有把资本主义本身视为洪水猛兽。我猜想他把资本主义看作是世界上的另一部分人在其历史发展进程中的自然选择。所以才会有后来私有经济的开放并最终形成中国经济的半壁江山。但不管怎样,跑马在他老人家心目中又确实是香港资本主义的一个表征符号。

放眼看世界,赛马是一项世界性的产业。我们必须承认中国人就人性而言和其他民族并没有区别。不承认这一点,要么你是歧视其他民族,要么你是甘愿被别人歧视。罗马帝国用马队征伐的时候,汉武大帝求汗血宝马而扩充疆土。我们的同胞香港人并不是白痴,因为智力低下而去痴迷赛马运动。跳舞或者赛马都是人性需求中的一部分,是符合人性的。一项符合人性的活动是永远不会消亡的。无论出于如何“高贵或者高尚”的政治动机,抑制或者消灭这样的活动的努力是注定要失败的。就象我们用四分之一去解放四分之三人类的故事是个千古笑话,赛马也是挡不住的。


我们为马和爱马人服务。如果您对上面的内容感兴趣,请添加我们的微信公众号“圣聪”,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您可以在通讯录添加朋友中搜索“圣聪”公众号添加,也可以将下面的二维码保存在相册中后使用扫一扫功能添加。谢谢您的关注与支持!

我们的淘宝店

我们的微店

全国服务电话:4008878890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漕溪北路468号9楼

www.chinasaddlery.com

 

 

 


客服电话:4008878890 02154240959 13901755455 15001966119 18917000959

9:00-18:00(周一至周日)
邮箱:corichcn@gmail.com
监督投诉:597481743@qq.com 13901755455
QQ QQ QQ 淘宝旺旺 淘宝旺旺 淘宝旺旺 淘宝旺旺 Skype

© 2005-2018 中国马具网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上海市徐汇区漕溪北路468号宏汇大厦9楼B/D座, 沪ICP备05000780号, 沪ICP备09013219号
Tel: 4008878890 02154240959 13901755455 15001966119 18917000959 中国马具网

分享按钮